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药”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原创制作| “创业前沿”下的“科技前沿”

作者 | ©机场候船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在周末的一次晚宴上,同桌的两个媒体人拉了电子烟。

“试试吧,很棒。”附近一家媒体的年轻记者说,从包里拿出一个新的:“我周五去XXX,给了我5个,说可以分享给朋友试试。”

我连忙挥了挥手,在旁边的沙发区坐下。

说实话,比起普通香烟,我更讨厌电子烟。我的朋友抽烟无论如何都必须离开抽。现在电子烟风咪,大多无视《北京控烟条例》,随时随地掏出抽两口。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从2018年底开始,电子烟在中国风投圈突然变得一团糟。

对于创业者来说,2018年底,“US电子烟公司JUUL发了20亿美国金年终奖”(要知道JUUL才成立于2015年,1000多人,约130万美国每人美元)。搜索可以说是吹了号。一时间,悦刻、灵曦、魔笛、福禄、柚子……众明星祝福电子烟品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大家都想成为中国版的JUUL。供给端oem电子烟,网红、代购也纷纷入局。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近一年国内电子烟企业融资情况图/冉才静)

资本方面,以悦刻2018年6月获得IDG和源代码资本3800万的投资为标志,资本在次年开始了疯狂的“炒作电子烟风潮”。

万家私企电子烟企业出地起起 同时,云南中烟推出电子烟产品“MC”;广东中烟推出MU+和ING两款产品;山东中烟2017年申请可调烟料;贵州中烟于2014年成立新型卷烟工程中心,已申请专利50余项。

精明的企业家和资本能如此热情,无非是看到了中国过去“上车未补票”的互联网逻辑。

他们一个个都挺着脑袋冲了上去,但他们想要野蛮地扩张,坐以待毙,就算脱离监管,他们也能活下来。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电子烟无非是一种包裹着科技光环的创业光环。利用互联网加速推广,本质上只是获取尼古丁的“新方案”。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早在2005年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世界卫生组织(WHO)就正式公布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电子烟,开始呼吁全球控制烟草。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国和生产国,中国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所有排名第2-29位国家的烟草消费总量。

然而,该公约直到2006年才在中国生效,而公约要求的图形健康警语直到2019年才出现在中国的烟盒上。

在我国税收总收入中,烟草业约占1/16,上缴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全年稳定在6%至10%之间。

国家烟草专卖局已宣布:

2018年烟草行业实现税利总额11556.20亿元,基本相当于“两桶油”+“四大银行”+“BAT”的利润总额。

中国3.5亿烟民的巨额利润加上市场,这无疑给了电子烟巨大的想象空间。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电子烟报告:

电子烟 也称为电子尼古丁 交付系统。它的原理是通过加热一个溶液来传输雾气,供用户吸使用。该溶液的主要成分是尼古丁、丙二醇、甘油和添加剂。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不过,与香烟不同的是,电子烟除了尼古丁外,香烟中不含焦油、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质。相比之下,电子烟似乎是比传统香烟危害更小的产品。

因此,电子烟 品牌交易员大肆宣传他们的“健康”和“有用的戒烟”噱头。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罗永浩在微博推荐电子烟告诉飞燕民|微博截图)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拥有 345 万粉丝的奥斯汀劳伦斯在 Instagram 上拍了一张照片 | [email protected]

作为国内知名的音乐节之一,5月举办的麦田音乐节更是充斥着电子烟广告。大屏幕在表演之间循环播放,将其包装为年轻人潮流的酷炫符号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甚至出现在剧集中。喜欢在不验证参与者年龄的情况下发送电子烟活动。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名人效应加上有影响力的宣传场景,电子烟品牌方成功将烟草等同于魅力。

这种无限制的营销,不仅混淆了电子烟和普通消费品的区别,也促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拥抱电子烟。

根据FDA 2018年11月15日公布的调查数据:美国12-17岁儿童中约有三分之二(67.8%)吸电子烟;据相关报道,在德国12至17岁的青少年中,有12.1%的人尝试过吸食电子烟; 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15~29岁的年轻人吸使用电子烟的吸烟者比例已明显超过30岁以上的吸烟者。

年轻人正在成为电子烟全球重要的用户群,电子烟正在逐渐成为年轻人的“新药”。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电子烟品牌方最喜欢的营销噱头是电子烟能“戒烟”和“危害小”。

然而,电子烟能“戒烟”完全是个伪命题。

打开某宝、某东等电商APP,搜索“戒烟神器”,就会弹出数百个电子烟产品。

随机问了几家销量高的电子烟网店,商家都说销量电子烟“可以给戒烟用”。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电商搜索“戒烟神器”,第一个是电子烟)

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主任医师熊景凡说:“电子烟和香烟通过尼古丁刺激大脑产生欣快感。两者具有相同的成瘾基础,都会导致依赖。从现在开始看,电子烟对戒烟没有帮助。”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义群也通过实验检测发现:市面上电子烟烟液尼古丁的实际内容与标注的内容不一样,甚至数倍标注的内容,可能会给用户带来更多。高健康风险。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吴义群测试电子烟烟液中尼古丁内容)

尼古丁,作为一种极易上瘾的物质,是香烟味道的灵魂;市面上的电子烟价格从50元到1200元不等,导致烟油或烟弹中尼古丁内容的波动对于口味来说,很多产品的尼古丁内容甚至高于真烟。

对于老烟民来说,如果抽超过电子烟的内容,更别说减少对尼古丁的依赖,可能会增加依赖。

悦尔电子烟_代悦是t吗_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直接指出:

“电子烟很容易以时尚的方式诱导年轻人吸烟。此外,电子烟的不安全感也会影响年轻人的健康行为和习惯。在产品广告中,严格禁止商家宣传电子烟“戒烟神器”。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仍有商家称自家产品为“自然健康”“排毒清肺”)

其次,电子烟“危害小”毫无根据,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纽约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将小鼠暴露于电子烟烟者 12 周(剂量和持续时间相当于温和的电子烟吸烟者),发现:烟雾已被动物’ 肺、膀胱和心脏会导致 DNA 损伤,并抑制肺蛋白质和重要的 DNA 修复功能。

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尼古丁几乎毫无疑问会在人体内转化为致癌物。

国内市场上的电子烟种类繁多,大部分地区缺乏对电子烟的监管,使得市面上流通的各种电子烟产品鱼龙混杂。

大多数电子烟厂商在原材料的选择、添加剂的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都没有科学依据,他们只是“换壳,换品牌”,然后用锂电池、雾化器、烟弹易拼装等配件。

很多电子烟加热过程会帮助电子烟释放甲醛、乙醛、丙烯醛等有害物质,也可能改变某些化学物质的成分,释放致癌物质。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而且电子烟中甘油的渗透压很高。 吸水会使人口和喉咙干燥。 电子烟的二手气溶胶成为新的空气污染源。它含有某些金属,如镍和铬,不仅高于空气,而且高于二手烟。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数据显示,与正常空气相比,部分电子烟二手气溶胶中PM1.0和PM2.5的含量是14-40倍和6-86分别高出数倍。 ,尼古丁 级别高出 10~115 倍。

总之,电子烟的危害并不比传统烟草小。即使在某些情况下电子雾化烟,电子烟仍然具有当场致死的杀伤力。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电子烟explosive 致命事故)

撕掉“戒烟”和“危害小”的遮羞布,电子烟本质上是针对中国的逐利产品3.2亿烟民校园市场。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更可怕的是,电子烟以其年轻的营销策略、多元的口味和酷炫的包装,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加入吸。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虽然中国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电子烟不能卖给未成年人,但电子烟线上线下渠道对吸烟者年龄没有限制,很多电子烟甚至没有“危害健康” ” 相关标志或类似提示。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State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今年3月,山西长治市一所小学门口卖部被曝向学生出售电子烟;五月,河北邯郸市一所小学门口卖部向学生卖电子烟。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仅2019年贵州省贵阳市关山湖区、福建省厦门市、山东省潍坊市、青岛市黄岛区香江路、海南省儋州市、广西桂林市、陕西省西安市省、河南省郑州市、浙江省温州市等。在当地,当地中小学门口的小卖部相继被媒体曝光,大量向学生兜售电子烟。

甚至,许多企业以“玩具”和“新鲜小玩意”的名义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2018年11月,广州华南植物园一商家以“玩具”名义向未成年人出售水果味电子烟。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代悦是t吗_悦尔电子烟_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电子烟的销售渠道逐渐向市场四线以下的小城镇和农村下沉,侵蚀未成年人。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不仅是线下渠道的渗透,截至8月2日,天猫专卖电子烟有1025家商户,涉及900多个电子烟品牌,超过16000种产品;京东上超过300,000件电子烟商品在美团店有售,外面卖商家已经开设电子烟商家;美团主运营商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新增零售烟草(含电子烟)业务,在线下单,仅需不到一个小时,电子烟在手。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这些电子烟most 月销量超过 10,000 件)

在抖音上掀起热潮的小辣条电子烟,有16种口味可供选择。包装颜色鲜艳,用过一次就可以扔掉。你甚至不需要填写烟弹。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你可以轻松买到某宝中的各类电子烟|网页截图)

在中国设立电子烟企业,只需到工商局注册即可。

有电子烟工人透露,在电子烟行业,投资500万元左右可以打造品牌,去礼品市场或去代理直销渠道,年销量将达到10000个10000可盈利200万元左右,利润率可达60%。

注意电子烟企业税作为普通企业缴纳16%的企业增值税,而中国卷烟综合税为59.5%。

从2014年到2018年,电子烟企业分别增加了85家、1122家、1502家、1834家和1170家。国内电子烟还处于热钱之下的“低门槛、大跃进”阶段。 .

前段时间,FLOW电子烟创始人朱小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做电子烟是一件没有价值的事情,我不以为耻。”

然而,在315派对上,电子烟产品的基调是:“烟草曾经让世界付出了痛苦的健康代价。现在电子烟正在通过类似烟草的标签和路径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曾经。,我们没能阻止烟草流行。现在,我们或许可以阻止电子烟 成为时尚。”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地铁上吸一口电子烟)

不可否认,电子烟初意可能真的很想帮助一些人控制或戒掉毒瘾,但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不回避针对吸烟民的误导性宣传,其营销开始影响吸烟民和未成年人。

那些以电子烟吸烟开始职业生涯的人应该意识到,既然电子烟可以代替烟草,那么烟草也可以代替电子烟。

电子烟马甲不管怎么换,本质都是“烟”。

与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

除上述国家外,还有法国、澳大利亚、西班牙、俄罗斯、塞舌尔、乌拉圭、柬埔寨、土库曼斯坦、哥斯达黎加、以色列、泰国、China香港、中国杭州、China深圳等国家或地区电子烟的相关法律法规陆续出台。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香港去年宣布全面禁止电子烟 | 新闻截图)

最后,我要劝告各位创业者,电子烟创业可能是“财大气粗”,但为未成年人养成的吸烟习惯,会害了他们一辈子。

部分材料参考:

《电子烟,年轻人吞云吐雾的恶性肿瘤》,郭壳、八云、李小秋

“电子烟瞄准中国孩子”,科创财经,林奇

“电子烟是“戒烟神器”吗?”,人民网,卢绍刚,胡伟航,王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招商网 » 悦刻一代电子烟是毒品吗 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药”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