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市场状态 为了让未成年人远离电子烟,委员建议市场管理总局实施更严格的管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孙承业将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出建议,建议保护人民健康年轻人远离电子烟,加快出台行业法规。

作为研究中毒问题的疾控专家,孙承业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烟危害不应只看单一物质的毒性水平,年轻人们不应该承担电子烟的健康风险。建议市场监管总局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要求,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说说电子烟危害

对电子烟的评价不能只看单一物质的毒性

Nandu:你今年的一项提案建议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中国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现象是否越来越普遍?

孙承业:我国电子烟产业发展较晚,但中国已经是电子烟生产国。中国青少年对电子烟 的使用也越来越普遍。 2014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显示:45.0%的初中生听说过电子烟和1.2%的初中生学校学生在过去 30 天内使用过@。电子烟。 2019年这一比例将达到2.7%。

南方资本:你怎么看电子烟的危害?

孙承业:我的专业背景是研究中毒。要理解为什么要严格管理电子烟,首先要了解电子烟给我们带来的危害。

这次新冠疫情应该让大家意识到,人体的吸系统其实是非常脆弱的。洗手可以防止异物通过皮肤进入人体,饭前洗手还可以防止有毒物质通过消化道进入人体。除了这两种方式,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调用吸道。

人体调用吸道的面积其实很大。肺泡加上呼唤吸道的总面积,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如果扩大,将有几十平方米;但人体对肺泡的保护其实只有一层。细胞,进入hu吸dao的物质很容易通过这层细胞进入我们的身体。而且,人体的吸物质集合在这种方式下是最快、最完整的。这是人自身的一种脆弱。

Nandu:电子烟自己的物质对人体有毒吗?

孙承业:评价电子烟时,不能只看单一物质的毒性。有人说电子烟的危害不大,他们会争辩说电子烟的成分无非是丙二醇和甘油类的调和剂。这些物质毒性不大。另外,它们是香料,尼古丁……但是我们忽略了电子烟材料制作的过程。 电子烟是一种通过加热上述多种物质产生的气溶胶,而这种气溶胶就是吸进入人体。如果只有一种物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方法来评估这种物质的毒性;但如果多种物质共存并加热,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混合物质,其活性如何变化,进入人体后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我们很难评估。

我们对药物的评价,无论是口服还是雾化吸入类药,基本上都是评价单一成分。也无法将电子烟 与某些食品评论进行比较。当多种物质混合在一起时,评价要更加谨慎,尤其是电子烟用于特殊的青少年群体时。

目前在市场上流传的电子烟包括几大类:heat-not-burn、雾化烟等,一共15000多种口味,加了什么,加多少,生产什么,目前没有标准,包括生产工艺,加热电池的安全没有规定,生产厂家是他们自己的政策。

南方资本:你关注电子烟的危害,为什么要突出青年组?

孙承业:电子烟的气雾进入人体。从hu吸道进入人体后,其影响的不仅是hu吸道,还有神经系统。在未成年人的发育过程中,神经系统是最脆弱的。几年前的一天,我从机场乘坐出租车时,车里有一股奇怪的气味。我问司机什么味道。他说,这就是电子烟的味道。他还向我炫耀,“好闻吗?”他说是买商场里的电子烟电子烟市场状态,烟油种类很多,可以调自己喜欢的口味。

在我看来,电子烟的烟体和雾化器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工厂。即使我们已经知道电子烟的主要成分,每个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进行发明创造,添加东西。这个“化工厂”产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有健康风险。对于成年人,我也不推荐吸食电子烟,但考虑到年轻人的脆弱性,健康风险会更高。

南都:电子烟存有上瘾吗?

孙承业:传统香烟的危害很清楚,根据目前的研究——国内外研究都证实:与不抽吸烟的人相比电子烟和香烟哪个危害大,是的电子烟有Hobby’s的人是更有可能改用吸traditional 烟草。所以电子烟市场状态,如果不严格管理电子烟,未成年人吸食电子烟身心依赖,那么他们更容易转移吸传统烟草。这无异于在无形中扩大了吸烟者的队伍。这也不利于该国的烟草控制行动。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回答了你之前的问题,为什么要禁止未成年人吸电子烟。

说说电子烟管理控

不受保护的法律禁止向年轻人出售电子烟。目前买来得太容易了。规则应该细化

南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吸电子烟。在您看来,目前的管理层是否缺乏更详细的规定?

孙承业:《未成年人保护法》刚刚修订,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比对成年人更严格。这是我们的优势,并受到法律的保障。法律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不得允许或教唆未成年人吸烟(含电子烟,下同);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学校、幼儿园等未成年人集中活动吸烟的公共场所不得有人入内。

有法律可循,我们要细化规则,让法律生效。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来规范需求方和供应方。例如电子烟的包装、销售和广告。

事实上,国际上已有先例。我们周边国家(如新加坡)和我国部分地区(如澳门特别行政区)对未成年人联系电子烟的控制非常严格。

Nandu:具体来说,国际上采取了哪些措施让未成年人远离电子烟?

孙承业:欧盟拥有世界上最长、最成熟的市场发展历史。 2014 年,欧盟烟草产品指令 (TPD) 生效。它对烟草及烟草相关产品(如电子烟)的制造、销售、展示等环节进行规范和监督。出口到EU市场的电子烟产品必须符合TPD要求,否则将被禁售没收或退回。

目前,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实施基于 TPD 的 电子烟 法规。由于行业法规出台较早,欧美国家电子烟青春在美国的使用并没有出现混乱。事实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后期起草和颁布电子烟相关法规时也参考了TPD的内容。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2017年到2019年,使用电子烟的美国高中生比例从11.7%增加到27.5%,翻了一倍多一系列限制措施出台后,2020年高中生比例将降至19.6%。

根据TPD要求电子烟漏油,制造商需要提交成分毒理学报告并说明制造过程; 电子烟液中尼古丁浓度不得超过20mg/mL,封闭产品烟弹烟油容量不得超过2mL,充油产品灌装容器不超过10mL;产品包装必须有儿童安全标志和健康警告;禁止在各种媒体上做广告。

电子烟由哪个部门管理?

建议市场管理总局负责,不要交给烟草专卖局

南方资本:电子烟由哪个部门管理存在争议。控烟行业专家不同意,烟草专卖局会管电子烟。你怎么看?

孙承业:我觉得电子烟是和传统香烟不同的产品。如果照搬香烟管理模式,不利于电子烟的管理。

中国的烟草控制进展不顺利。过去,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实施小组组长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烟草专卖局也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管理。这就好比球员和裁判是一家人,不利于控烟。如果我们把电子烟的管理权限移交给国家烟草专卖局电子烟店,就相当于把电子烟当成了烟草的替代品。我认为电子烟的管理需要明确的建立协调机制。首先电子烟最大的问题是购买买很方便,这涉及到市场的监管职责。同时,学校教育也很重要。所以,从这两个方面来看,和烟草专卖局关系不大。也希望我今年提交的这个提案能得到state市场管理总局的答复。

南都: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好像还没出来?

孙承业:未来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标准,它会涉及很多问题。我认为国家标准不能一刀切。我们必须留出空间来加强研究。但目前电子烟潜在风险不应由儿童承担,我们的态度必须坚决禁止未成年人接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招商网 » 电子烟市场状态 为了让未成年人远离电子烟,委员建议市场管理总局实施更严格的管控

评论 0